第A03:文摘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标题导航
2020年08月01日 星期六 出版 上一期  下一期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我的光不多,但可以借给你
视障者金希的公益路
  患有“先天性视力障碍”的金希,毕业于宁波大学法学院,他通过国家司法考试,拿到律师资格。如今,他还在攻读美国雪城大学的法学硕士、中国台湾东吴大学的法学博士。在近30年里,他的视线中只有一点模糊的光亮。但他多年来一直在为残障群体提供法律咨询和法律援助,超过600人得到过他的帮助。最近几个月,他加入了一个公益组织,帮视障群体找工作。

  高考、读研、当律师

  金希老家在温州,6岁时已分辨不出气球的颜色,但他坚持在普通学校就读,直到参加高考。

  上学时,金希竖着耳朵听老师讲的每个字,生怕漏掉一句。到了高中,书本上的文字成了一只只小蚂蚁,他趴在桌上也看不清了,写作业时他得把脸贴到纸上,常常蹭得满脸墨迹。视力最终只剩一团微弱的光,但这没成为障碍,他备考、读研、当律师。

  金希记得小时候,有时实在看不清板书,就请老师再念一遍,同桌也会帮他念。每逢考试,他随身携带放大镜,中考时他一边举着放大镜,一边涂答题卡,监考老师主动过来帮他涂。

  2007年6月,金希坐在单独的高考考场里,监考老师帮他读题。整张英语试卷对他来说都相当于听力,数学几乎全仰仗心算。尽管他平时成绩很好,仍然紧张到冒汗。

  他最终被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法律系录取,两年后通过宁波大学“2+2”考试,转入宁波大学法学院。2010年,他以专人读题的方式参加司法考试,拿到441的高分并通过,同年作为全年级第一,被保送宁波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。如今,他还在求学路上。

  盲文试卷的高考在近几年开始普及,金希想通过努力,促成残障群体权益保障的进一步发展。他给许多公益组织投稿,也给参加法律援助培训的律师讲课。有时候他不能到现场,就录视频,配上字幕给律师看,也给到场的聋人、视障者看或听。

  残障圈子里的“名人”

  在残障者的圈子里,金希“很有名”,听他说过“有事就联系我”的人很多,包括同样想从事法律工作的残障者、公益人士、普通大学毕业生等。视障者找他,有些是因为无法通过保险公司的核准,有些是无法提供亲笔签名、无法写出知情同意条款,被银行拒绝办理业务。

  最近几个月,金希加入了一个公益组织,帮视障群体找工作。找到这个公益组织的人,有的从小在盲校就读,如今大学毕业,面临就业问题;有的试图考研,考了3年没考上,想先尝试就业,同时兼顾升学;还有人曾经视力较好,后来病情恶化,待业在家,想重新寻找生活方向……他在网上发布语音公开课,分享自己的经历,给求助者打电话、发微信,帮他们规划职业生涯。 

  在今年5月的一堂网络课程中,金希分享了自己代理过的一起案件:“2020年什么东西最宝贵?一张回国的机票啊!残障人士没有其他人陪同去坐飞机,可能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。”2015年,两名残障旅客被航空公司以“无成人陪伴,无自理能力”为由拒载,金希是这起案件的代理人。最终他们胜诉了,法院向民航局和航空公司提出司法建议,希望航空公司能够做好残障旅客的出行保障工作。

  如今,金希刚从美国飞回国内,作为视障者,他搭乘了大使馆的包机。摘自《中国青年报》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A01版:要闻
   第A02版:专版
   第A03版:文摘
   第A04版:天下
A3
儿子眼中的刘广宁
多国拉开探索火星大幕
视障者金希的公益路
蝗灾为何同时肆虐亚非拉
杭州砸100万引进的快递员
疫情暴露德国人厨艺“短板”
慈溪日报文摘A03视障者金希的公益路 2020-08-01 2 2020年08月01日 星期六